返回

艾泽拉斯之救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059章 卡特拉娜是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mubige.com(牧笔阁)
    吉安娜漫不经心地跟着面前那个不拘一格的邋遢法师,如果不是因为她时不时发泄似的踢开路上的石子,嘴里还喋喋不休地嘟囔着一些愤慨的话语,别人还指不定会以为她是面前那人的跟班。

    不过,稍微有眼力见的人或许不会这么想。

    虽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吉安娜在来时就换上了一套朴素的法袍,但毕竟是一国公主,殷实的家底支撑,让她眼里的朴素相比寻常人民奢侈出太多。

    外加在晨光中熠熠生辉的夺目金发,城里早起的工商阶级无不侧目。

    不知道又是哪家的贵族千金出来体验生活?话说那个邋里邋遢的保镖还真称职,一大早就这么谨慎地在前面开路。也是,看他衣服都破成这样了,能在贵族手下谋得这么一个职位,肯定还是很上心的吧。

    嗯?

    察觉到时不时有一些或敬佩或羡慕的目光投向自己,兰洛斯眉头微微拧起,疑惑的目光扫过护城河对岸的寥寥行人,最终落到了身后那个生闷气的少女身上。

    因为自己强行带着她肇事逃逸,大小姐这会儿都自顾自数落他斑斑劣迹无数遍了。

    “小珍珍啊,你不累吗?说了这么多话,应该口渴了吧?”兰洛斯两眼一眯,露出了老狐狸似的狡诈笑容。

    心头蓦地一抽,强烈的警报声在脑海中拉响,吉安娜如波的眼眸稍稍瞪大,牢牢盯着这坏人的一举一动。

    “你要干什么?”

    “你这妮子也太不识好歹了吧?”见她如临大敌,兰洛斯面露苦涩地摇起头来,“听不出来吗?叔叔这是在关心你啊。”

    “你这人居心叵测,只怕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吉安娜一副我信你个鬼的表情,紧绷的脸蛋上满是对他的警惕。

    “知人知面不知心,丫头,你还小,很多事情你只看到了表面。”掩藏在兜帽下的面容突然严肃起来,深蓝色的眼眸好似泛着星云似的微光,充满了历经万千的沧桑,“就说方才,你只看到了那个管理员蒙受损失,却不知待他向上说明,不仅暴风城王室在得知你的到来后,会全权补偿,更是会因为他得体的处理方式而受到嘉奖。而且,要不是我反应快,咱俩早就被请到那里面喝茶去了。”

    见精灵用大拇指指向后方的皇家要塞,吉安娜沉默了一小会儿,随即很快反驳道:“就算是这样又如何?与其跟你这样漫无目的地闲逛,我还不如跟瓦里安喝茶去呢。”

    “嘿嘿,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三言两语拉少女入套,兰洛斯怎么也止不住脸上的坏笑,“正好乌瑞恩一家对卡拉赞了解颇深,咱说不定还能拉到赞助呢。”

    居然在这儿等我呢。

    吉安娜面色一慌,连忙上前抓住了他的衣摆:“黑檀之寒的行踪是肯瑞托的绝密,就连达拉然的知情者都寥寥无几,更何况是暴风王国?我可警告你,如果你泄露了我们的目的,我要你好看!”

    得,你真以为暴风王国会对卡拉赞发生的事情一点儿也不知情吗?以当年麦迪文跟莱恩的关系,这显然不合常理。只不过人现在忙着重建,管不过来罢了。

    心里一阵嘀咕,兰洛斯也懒得去多说:“要去王宫的是你,不去王宫的也是你,小珍珍呐,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过了无理取闹的年纪了吧。”

    见这人又扯到没变去,吉安娜立刻恶狠狠地打断了他:“废话少说!我说不准就是不准!”

    “好嘞,你是老板你最大。”丝毫没有介意对方的气恼,兰洛斯脑袋一歪,笑嘻嘻地眨了眨眼,随后大步流星地朝着原先的方向继续向前。

    见他如此,吉安娜顿时反应过来。这家伙,就是在故意套自己话呢!

    又一次着了他的道,吉安娜气得直跺脚,想起自己年纪轻轻被这么个老江湖耍的团团转,她不由一阵委屈。随后又想到这坏人口口声声喊自己丫头,却还是跟自己玩心眼,她又由衷感到恼火。

    混蛋,我吉安娜总有一天要把这一切百倍奉还!

    心里暗暗发誓,少女迈着因怒气刻意加重的脚步无声跟紧了上去。

    既然都说了是老江湖,兰洛斯自然一眼就看穿了这丫头的小九九,除了心里暗笑外,他也没有怎么介意。毕竟是个刚刚踏入青春期的小女孩,又是温室里成长的花朵,有一些万事皆想两全的天真想法也难怪。

    不过既然是老戴的女儿,让她提前适应世间险恶,也算是咱这个好哥哥当仁不让的责任了。

    没来由打了个冷颤,吉安娜狐疑地瞥了一眼法师的背影。破破烂烂的斗篷,配合那四仰八叉的步伐……这人真的是精灵吗?说好的优雅高贵、举止得体呢?

    分明就是个无赖嘛。

    吉安娜越想越气,迈开脚丫子使劲一踹,一颗石子骨碌碌向前,准确命中了法师的脚跟。见这人停下脚步,她莫名一阵心虚,连忙低下头去。

    不过很快,她就尴尬地发现,自己似乎自作多情了。

    “跟了这么久,还不准备现身一见吗?”两人不知不觉下已经行至一处人烟稀少的林地,背后不远即是内城城墙,面前则是一片开阔的草地,护城河流穿过水道,向着远方的山峦奔流不息。

    视野外的农场隐隐传来家禽的鸣叫,空谷幽幽,薄雾霭霭,宁静致远。时不时还有劳工号子和开凿声顺着城墙悠悠响起,喧杂中,透露出的是一种平凡却充满生命力的气息。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