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开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第二百九十八章 实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mubige.com(牧笔阁)
    对人来说,痛苦分许多种。

    但是对思想家来说,真正的痛苦只有一种,那便是活着。

    这就好像人们观念里的‘文人误国’,为何文人误国听起来就比武将割据、宦官乱政、昏君误国严重的多呢?

    这当然不单是因为文人是百姓最常见的误国角色,更深层的原因在于身份、也在于这一身份所掌握的权力。

    宦官、武将也多来自百姓,但宦官即使不误国,他的身份依然是宦官;武将没有误国,他的身份依然是武将,当然也不排除有微小的可能变成反贼或皇帝。

    但文人若没误国,就会变成文学家、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反正不是文人了。

    上升空间大,往往会使人在新的身份、新的职务上出现理论与实践脱节这一尴尬情况。

    就好比说李贽,他在姚安府任上做的不错、也有一套正在周全的思想理论,但他是没有机会把这份实践。

    一方面认为人靠童心、本性、本能就可以大治,朝廷应该尽量减少对人性的约束,传统德礼刑政的这套只会破坏本性,应尽量少对社会加以干涉、尊重妇女,人与人有致一之理。

    另一方面又认为古今贤臣不是满口道德说教,而是实际做事为朝廷发展经济、寻找财政的人,人们应当追求功利。

    可实际上,传统意义上的‘以理财为浊’,限制的可不是别人,正是从道德与价值观出发,限制那些有机会读超级多的书、考上科举、手握朝廷命脉大权的官员。

    他的想法,随便满足一个,都可以说是社会的巨大进步;但要想在他这辈子全部满足,那只可能是整个天下的噩梦来了。

    对地方不加限制的小政府,加上没有道德约束且鼓励殖财的官员,再打出一张人人平等的致一之理。

    帝国崩溃指日可待。

    但这不是李贽的错。

    思想家为何会变成思想家?首先是因为他对所处社会环境不满意,这在以前几乎可以与对个人际遇不满意划等号。

    因为他不但对环境不满意,还没有小了是改变自身周围环境、大了是改变国家社会环境的能力。

    也就是说,又没有能力改变现状,在实践与理论的过程中发现问题、完善理论,但是到这一步卡壳了。

    没机会用实践进一步完善理论,再用完善后的理论去重新投入实践,只能做敏锐的诊断者。

    因为能完成这一步的人都不叫思想家,根据他们完善手段温和与否的区别,叫改革家与革命家。

    一番试错下来,最后的实践也一定跟最初的理论大不相同。

    思想家最大的痛苦是活着,在一个明知道永远与自己所思所想格格不入的世界里,长命百岁也是一种残忍。

    他最大的愿望,是天下能有一个半个怜才者,让他这样的大力大贤有才之士得以效用,就算杀身图报,也必不忘恩。

    矛盾的李贽,既反对儒家礼教,却又对观念推崇的今古义士狂热向往;既。

    其实他最想找的人是张居正、第二想找的人是万历皇帝,但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张居正、皇帝或者说整个朝廷都容不得他。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