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南非当警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853 总司令的晚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mubige.com(牧笔阁)
    尼维勒最终还是以一种不体面的方式离开法军指挥部,结束了他的军事生涯,贝当成为新任法军总司令,看上去法军部队似乎回到了正确的轨道上,但是现在贝当面临的困难远远高于凡尔登战役时期,贝当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重新恢复法军部队的组织。

    对于其他人来说,面对现在的法军部队可能会束手无策,但是对于贝当来说,临时接手一个烂摊子已经是轻车熟路,他很擅长这种工作。

    刚刚上台的贝当立即采取有力措施,就像他在凡尔登战役期间做过的那样,贝当一方面不过度刺激法军部队的情绪,避免产生更大规模的骚乱,另一方面整顿军纪,逮捕前段时间枪杀军官的士兵,逼迫那些集体叛乱的部队放下武器,紧急处理了一批罪无可赦的叛军。

    大概有5000人被执行枪决,还有一些人被关进监狱,一些人被流放到殖民地。

    在铁腕镇压叛军的同时,贝当安抚那些对战争感到厌倦的士兵,给他们更好的待遇,更多的假期,腾空巴黎的旅馆,用来安置那些和亲人团聚的官兵,这些方式都起到了很好地效果。

    作为法军总司令,贝当和他那两个高高在上的前任霞飞、尼维勒截然不同,贝当不喜欢住在豪华的城堡里,更愿意和前线士兵在一起,法军部队陷入混乱的这段时间,贝当走访了法军90个师,和士兵代表在一起谈心,站在汽车上向法军士兵演讲,和普通的法军士兵一起用餐。

    法军部队在贝当的努力下逐渐恢复正常,这为贝当积累了巨大的声望,当然在未来也为贝当带来了无法消除的巨大丑闻。

    贝当努力重整部队的这段时间,为了转移德军的注意力,英国远征军在不停地进攻,进攻,再进攻。

    失去维米岭对鲁登道夫打击巨大,鲁登道夫在4月9号得知德军失去维米岭的消息,这一天本来是鲁登道夫的52岁生日,德国总参谋部特意为鲁登道夫举行宴会庆祝,鲁登道夫拿着战报电报躲在宴会角落里反思,他后来回忆道:我曾经有信心迎接敌人的进攻,但是现在却感到沮丧,难道这就是我们过去半年以来努力和艰辛工作得到的结果吗?

    鲁登道夫在研究了阿拉斯的战报之后,最终发现了问题所在,阿拉斯的第六集团军指挥官路德维希·冯·法肯豪森应该为德军的失败负责任,法肯豪森没有按照鲁登道夫的命令执行,英国远征军进攻时,面对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加拿大远征军,法肯豪森没有及时命令部队放弃第一道防线,而是命令部队留在阵地上和加拿大部队硬拼。

    结果在英国远征军炮兵部队和空军部队的联合攻击下,德军损失惨重。

    这时候法肯豪森犯下的第二个错误也暴露无遗,第六集团军的三道防线距离太近,第一道防线失守以后,法肯豪森来不及组织防守,加拿大远征军就在坦克部队的配合下接连攻破德军的第二道防线和第三道防线。

    法肯豪森还在继续犯错误,他把预备部队放在距离前线15英里以外的位置上,结果战斗爆发后,预备部队不能及时抵达前线,给前线部队提供足够的支援,这些错误共同导致德军全面崩溃。

    在确定了德军失败的真正原因后,法肯豪森被解职,鲁登道夫不得不再次从舍曼戴达姆抽调部队增强在阿拉斯的防守,巴黎面临的危险进一步降低。

    维米岭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控制维米岭,就能控制阿拉斯以东的广阔平原,所以在去年的秋季攻势和今年的春季攻势中,维米岭成为德军和英国远征军争夺的焦点。

    4月12号,攻占了维米岭的加拿大远征军接到罗克的攻击命令,继续向前推进。

    但是前路并不顺畅,德军在撤退的时候炸毁了所有的道路和桥梁,春季攻势发起时,维米岭还降下了一场暴风雪,现在虽然暴风雪已经结束,但是地面上到处都是泥泞,坦克刚刚开动就陷入泥坑,加拿大部队的补给也有问题,为了安抚法军部队,基钦纳将一部分加拿大军团的给养送往巴黎,现在的巴黎周围,驻扎着将近100万法军。

    加拿大军团的前锋部队是整编第二师,这支部队也是一支功勋部队,就是这支部队第一个冲上维米岭。

    和注重仪表的美军部队不同,连续多天的作战,整编第二师没时间整理军容风貌,官兵们整天在泥坑里打滚,个个脏的就跟泥猴一样,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吃光了随身携带的食物,士兵们将仅剩的食物相互分享,有些官兵每天只能分到两块饼干。

    “真不知道我们的长官们都在想些什么,每天只有可怜的两块饼干,就让我们这样饿着肚子向德军进攻,难道长官们不怕我们也向法国人学习吗?”一名下士看着手里的两块饼干发牢骚,确切点说还不到两块,有一块缺了一个角。

    “嘘——把嘴闭上,你想害死我们吗?”旁边一名上士提醒,远征军司令部已经下达封口令,任何人都不准讨论舍曼戴达姆发生的事。

    “我又没有说错,把原本属于我们的补给送给那些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的法国人,舔狗不得好死——”下士口吐芬芳,“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是从南部非洲远征军中传出来的俚语,原本是用来吐槽印度军团的,现在用来吐槽法军部队居然也很合适。

    至于舔狗——

    这个动词同样是从南部非洲远征军中流传出来的,原本是用来吐槽英国政府的。

    俄罗斯帝国巨变之后,英国政府并没有停止对俄罗斯帝国的援助,每个月依然给俄罗斯帝国两千万英镑,希望俄罗斯帝国能坚持下去。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