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庶门风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番外一、周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mubige.com(牧笔阁)
    又是一年中秋月圆时,萧渝命人在御花园的凉亭里摆上了一桌供果,也摆上了一架瑶琴,随后,让两个孩子把他们的父亲引到了后花园。

    周禄的脚在跨进后花园时便听到了园里传来的琴声,随后便是妻子的自弹自唱,“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这首歌令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一年和陆呦几个在汴梁相国寺里相遇的情形,自然也想起了那个令他惦念了十几年的女子,颜彦。

    不知不觉间,他来到这个时空已经三十多年了,时间久到他都快忘记自己原本是不属于这的。

    说来也是巧,他的身世和原主还真是很相似,上一世的他也是一位私生子,父亲是名噪一时的西北王,彼时因为战乱,也无暇顾及到他,或者说,忘了他的存在。

    直到有一天,母亲病危了,只能把他送回父亲身边,那一年,他才八岁,八岁的孩子还不会自保,因而,在那个督军府里,他只能卑微地活着。

    好容易长大了,可以逃离那个督军府外出求学了,原本父亲的意思是想让他学军事或机械,可他拒绝了,选了他喜欢的医学,为的就是让几位兄长们放心,他无意于介入他们之间的争权夺利,他只想凭自己的本事养活自己。

    可没想到的是,战争的巨轮还是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几位兄长先后在战争中牺牲,父亲不得不把他找回去,面对民族大义,他别无选择。

    可惜,他对战争一窍不通,也很不喜欢这种杀戮,便做起了战地医生,最后为掩护几位伤员落到了悬崖下,醒来便成了一位商贾之家的小少爷,那一年,周禄也刚三岁。

    彼时,他还不清楚原主叫了几年的父亲并不是生父,还以为自己的生母真是父亲娶的一个外室,因为难产而死了。

    直到他生父找上门来。

    因着感念周禄生母的相救之情,也或许因为爱屋及乌,那位生父原本是要把他接回去的,可周禄没答应,死活闹着不离开周家。

    而从那之后,他被带到了祖父身边抚养,确切地说应该叫外祖父,也就是彼时的周家家主。

    有着上一世经历的周禄,这一世依然选择了和上一世相似的道路,既不想插手周家的家业也不想回辽国做什么皇子,因此,他醉心于琴棋书画和诗词歌赋,立志想做一个文人骚客什么的。

    所不同的是,他吸取了上一世的教训,拜师学了一身武功,倒不是为别的,就是想关键时候能自救或者能救人。

    还有一点,这位生父比他上一世的父亲称职多了,每年都会打发人来接他回辽国父子相聚些时日,知道他喜欢汉人的文化,也为他聘请了名师,知道他想学武功,也给他配备了两位高手,随着年龄的增长,生父没少把他带在身边教他处理各种事务或政务。

    总之,这位生父极大地弥补了周禄上一世缺失的父爱,因而,他不可避免地也被卷进了辽国的皇室争斗。

    这也是那一年他得知陆端等人造访周家后特地以游学的名义赶去汴梁的主要原因,为的就是想打探点大周皇帝的真实意图以及那位神秘贵公子的真实身份。

    说来也是巧,他刚到汴梁便赶上一个中秋节,得知号称京城第一公子的镇国公世子陆鸣喜欢带一堆人去相国寺的桂花山上集会,他也带着两个人赶过去了。

    更巧的是,他正愁找不到理由接近他们时,耳旁忽然传来一阵琴声,紧接着有人唱了一首歌,当那几句歌词传进他耳朵里时,他惊呆了。

    确切地说,他被这首词曲打动了,很快就有了共鸣,似乎正是他自己一生的写照。

    可听着听着,他觉得不对劲了,它不像是这个时空的词曲,倒是和他上一世的词风有点接近。

    借着这首词曲为由,他主动走到了他们面前,得知这首词曲出自一个女人之手,他更为惊讶了。

    说实在的,他是不太相信这么豪迈洒脱的词曲是女人做出来的,为此,他怀疑起这个女子的来历了,多半也是和他一样来自同一个时代,把她那个时空的作品照搬过来了。

    只是他在脑子里搜寻了好久也想不起自己曾经听过或见过这首词曲,因而,他又有些怀疑起自己的推断。

    回到城里后,他花了点心思来打探这位女子的消息,别的还好,可是在看到那些摆在柜台上的一块块蛋糕时,他重新相信自己的判断了。

    尤其是在得知这个女人又种出什么棉花和山薯,替大周解决两大难题后,他更是相信这个女人是他的穿越同行。

    为此,他动了想接近颜彦的心思,穿越同行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颜彦和皇室的关系,有了颜彦这个媒介,他想打探点大周皇室的消息还不轻而易举?

    于是,他动用周家的人脉,进了晋阳大长公主府,这才见到了颜彦,看得出来,彼时的颜彦也有很强的戒备心理,一心想要试探他的来历。

    而他自然是不想把自己的秘密曝光的,因为他不但是个穿越者,彼时他辽国皇子的身份也是相当隐秘的,因而,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后,他很快离开了汴梁。

    可惜的是,他自以为聪明,查到了大周太子李稷的消息,也派人从辽国境内抓住了他,想说服他和辽国结盟抗金,因为他也清楚,他的上一世,辽国就是被金国灭的,所以他万万不希望同样的悲剧在这个时空再一次上演。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李稷不但从辽国逃脱了,还掳走了他的太子兄长。

    战争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发生了,他那位恼羞成怒的父皇主动找上了女真。

    劝说无果的周禄想起了颜彦,于是,他打发人给颜彦送去了一份厚礼。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他相信他应该能猜到他的意图,从而猜到他的来历。

    若颜彦果真是和他同一个时代来的,就应该知道女真不可信,就应该劝大周皇帝放了他的兄长,就应该和辽国结盟抗金。

    遗憾的是,他失望了,颜彦倒是打发人给他回了份礼,也把欠他的种子如数送回,别的,似乎什么也没有做。

    更糟糕的是,这一趟再次引发了颜彦对他的兴趣,不但颜彦派人追踪他的人,大周皇城司那边也去了晋阳,彼时他的替身正在晋阳“养病”,打算来一个死遁躲过大周皇帝的耳目,还外祖家一个太平。

    哪承想,皇城司的人不但把他的替身抓走了,还抓走了周家家主以及他名义上的父亲。

    此举也惹恼了他,一气之下,他命人去抓了陆端,原本还想抓颜芃,被颜芃躲过去了,他想用陆端来换周家父子和那位太子兄长。

    没想到的是,辽国的噩梦就此诞生了。

    因为陆端的被俘,陆呦被逼着上了战场,从而一举扭转了战局,这场战争也由冷兵器时代进入了火器时代,而掌握了火器的大周显然也掌握了这场战争的先机和主动权。

    彼时,他再次对颜彦产生了兴趣,这个女人的来历究竟是什么,竟然能造出火药和火炮来。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