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庶门风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番外三、陆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m.mubige.com(牧笔阁)
    刚从山上巡防下来的陆鸣回到家里,周婉便递给他一封信,说是家里来人送信了。

    陆鸣接过信来撕开了,信是陆端写来的,信里提了两件事,一是说太子妃喜获麟儿,皇上大赦天下,打算把全国各处判处三年以上的犯人全部押解过来修筑长城,如此一来,陆鸣有望提前两年完成任务;二是陆袓的亲事定了下来,男方是一位新科进士,年方弱冠,家境虽贫寒些,但为人不错,学识就更不用说了,否则也不能成为新科进士,如今在翰林院实习,成亲的日子就在三个月后,毕竟陆袓也十七岁了,再拖下去,就该成为笑话了。

    周婉见陆鸣读完信之后沉默不语,只得小心翼翼地问道:“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陆鸣没说话,把信纸连同信封一并给了周婉,周婉接过来快速地扫了一眼,待心里的这块石头落地后才陪笑道:“都是好消息啊。”

    说完,大概是觉得陆鸣对陆袓的亲事不太满意,毕竟丈夫的世子之位若是不革的话,陆袓也是镇国公府的嫡出大小姐,完全可以嫁一位世家公子,而且还是世子或世孙。

    这么说似乎也不对,经过这么多事情,有朱氏和颜彧的先例在,这些世家一个个精明得很,连和陆家走近些都不敢,哪还敢联姻?

    这也是为何陆袓的亲事一直高不成低不就地拖到现在,最后还是找了位家境贫寒的学子。

    没办法,再不嫁,陆袓可就真成了京城的笑话。

    “夫君,你反过来想,寒门学子也不错,顶不济将来父亲那边好好扶持一下他,袓娘未必不能过上夫贵妻荣的日子,如此一来,男方感念女方的恩德,会加倍地对袓娘好,彦儿姐姐不就是一个好例子?”周婉提起了颜彦。

    这个名字再次令陆鸣陷入沉默,他一生的际遇都和这个女人绕不开,曾经的他是意气风发的镇国公世子,也是誉满京城的第一世家公子,而颜彦则是寄人篱下的孤女,不但才智平平且还古板无趣,论理,他看不上她想要退亲也是情有可原的。

    可错就错在这门亲事是太后牵线的,他没法正常退亲,逼不得已,采取了点非常手段,没想到既毁人清誉又逼人性命,实在是有失君子所为。

    这不,报应很快就来了。

    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和颜彦的人生都发生了逆转,完全掉了个,他千方百计娶进门的妻子居然是个假冒的才女,而颜彦被逼下嫁的丈夫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才子,还有颜彦本人,也是一位几乎无所不能的大才女,夫妻两个都像是蒙了尘的珍珠被人擦亮了,越来越耀眼越来越夺目。

    而他陆鸣,原本是该被世人仰望的人却成了众人眼里的笑话,偏生母亲和妻子还不停地给他拖后腿,不停地制造事端和麻烦。

    可惜,待他想明白这一切后,一切都晚了。

    他不但失去了自己的荣誉,也失去了妻子、儿子、母亲,还有母亲念念不忘的爵位,再加上一个从小视他为楷模的朱晋以及轰然倒下的朱家,这代价不是一般的大,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几乎都失去了。

    悔吗?

    肯定是悔的,倘若时光能倒流,他是决计不会再重蹈覆辙的,他一定会紧紧牵住颜彦的手,再也不把她弄丢,可这终究是痴心妄想,连这样的梦他都不曾真正做过。

    恨吗?

    也肯定是恨的,他恨的人多了,他自己、母亲、颜彧,也有颜彦,还有马氏、陆呦等人,他不止一次想过,倘若母亲没有时时在他面前抱怨颜彦的命格硬,倘若颜彦不曾故意藏拙,倘若他没有被颜彧的笑颜打动,倘若颜彧不曾成心勾引他,倘若马氏没有泯灭良知,倘若他当时没有找母亲而是去找父亲商议此事,倘若那天陆呦没有按照他设计的那样进入藏书阁,倘若。。。

    那么多的假设,只要其中任何一个假设成立,他也不会落到今日这个地步。

    可惜,这一生终究是意难平了。

    因而,他最恨的还是他自己。

    “夫君,你还没有放下过往?”周婉主动握住陆鸣的手。

    “不了,早就放下了,我只是愧对袓娘,因为长辈们的恩怨,害了这个孩子,还有,这些年我给孩子的关爱太少了,不仅缺失了她的成长,她成亲时我这个做父亲的还不能在场。”陆鸣摇摇头,不承认自己在想颜彦。

    当年他离京来此修筑长城,本想把几个孩子都带在身边亲自教导的,可父亲和岳父那边都没有同意,说是怕影响到陆袓的亲事,毕竟那一年陆袓也十二岁了,而他自是也不愿耽误孩子。

    再则,北地疾苦,他这次来又不是来城里驻扎,而是在边塞的蛮荒之地修筑长城,因而,陆端建议他把几个男孩子也留下,不管如何,京城有陆家的族学,城里城外还有大大小小的书院,条件比这些蛮荒之地不知要好多少。

    此外,陆鸣是来修筑长城的,肯定得常年在外和那些工匠们在一起,哪有多少时间来管教孩子?

    故而,陆鸣留下了几个孩子,孤身一人离京了。

    不过这几年他没少往京城去信,每个月都会给孩子们各写一封信督促他们,也会命他们每个月各写一封信给他,说说这个月都做了些什么学了些什么。

    自从陆衿成亲后,陆袓的亲事也正式提上议程,陆家、颜家还有云家没少帮着出力,可那些世家主母一听是陆袓就摇头,配自家的世子嫡子他们不干,怕影响到自家孩子的前程和声誉,也怕家宅不宁,配庶子又怕陆家不肯,反倒伤了和气,因而干脆婉拒了。

    相看了一年,眼见这些世家不行,颜陆两家又把目光转到那些大臣之家,哪知还是没人敢娶。

    最后,杨伊帮着出了个主意,说是不行就选一位寒门学子,可巧今年是大比之年,没想到真挑中了一个合适的。

    呵呵,寒门学子,联想到父亲的那句“再不嫁就该成为笑话了”,陆鸣苦笑了两声,堂堂镇国公府的嫡出大小姐居然沦落到要嫁寒门学子,满京城这么多大大小小的官员,居然没有愿意和陆家联姻的,难道这不是笑话?

    一念之此,陆鸣的心口处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他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夫君,你怎么啦?夫君,没事的,我会陪着你,别怕,我不会离开你的,不会。。。”周婉不是第一次见丈夫这样,忙上前抱住了他。

    曾经有好几次,陆鸣从噩梦中醒来,也是捂住自己的心口,拉住她的手喊着什么“别离开我,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了。”等话,因而周婉有经验了。


    本章未完(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